www.beiying888.com

寻找30年前的恩人:阿毛老哥,你在哪里?

更新时间:2018-02-06   浏览次数:

  徐大伯夫妇拿着儿子的遗照

  78岁的徐震麟大伯一生坎坷,小儿子出生就是脑瘫,2014年大儿子患肝癌去世,2017年脑瘫的小儿子也没熬过去,跟着走了。

  徐大伯和老伴常常捧着孩子们儿时的照片,长时间沉默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,痛不欲生。

  幸好还有一个念想支撑着老两口,他们从痛苦中挣扎出来后,开始一心一意地寻找一个叫“阿毛”的人。

  一场高烧刚出生的小儿子确诊为脑瘫

  徐大伯是建德本地人,小时候家里穷,15岁就被父母送到梅城搬运站做工。身材瘦小的他从此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

  搬运站干活很辛苦,每天上工十几个小时,但徐大伯说,那是他人生最开心的一段时间,他在那里认识了妻子。两人结婚时没有积蓄,甚至连一床棉被都买不起,但他们还是很高兴,对未来怀揣着美好憧憬。

  婚后不久,喜事接二连三,徐大伯夫妇先后生下了两个儿子。

  不过,命运跟夫妻俩开了一个天大的“玩笑”。小儿子出生后不久,一次高烧后,徐大伯夫妇发现了孩子的异常,经过医院诊断为脑瘫。

  霎时,徐大伯觉得天都塌了。

  看着小脸红扑扑的孩子,夫妇俩能够料想到照顾他长至成人将会面对怎样的压力与困难,但他们没犹豫:是我们的孩子,只要他活一天就尽量给他治病!

  医生确诊后,徐大伯夫妇就带着孩子到处求医,近一点的建德、杭州,远一点的金华、上海等地,哪里听说有名医,哪里出了什么新药材,夫妻俩都会带着儿子去试一试,希望能把病治好。

  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,小儿子的病却越来越严重,10岁时,别的孩子都在上学,小儿子却依然无法直立行走,像一个长不大的“婴儿”。

  徐大伯说起来忍不住老泪纵横,别人家的父母照顾孩子,总能一天天看见孩子的进步,但他们无论付出再多,也只能接受孩子一天天退步的残酷现实,他最遗憾的是从没听小儿子叫过一声爸爸和妈妈。

  48年和50元钱

  48年。

  简单的数字后面,是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含辛茹苦。

  要把一个脑瘫的孩子养到48岁,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艰辛和难以想象的坚持,徐大伯如今不愿意多说。

  只说孩子的医药费好了,徐大伯夫妻一辈子拼命打工,省吃俭用,每天晚餐腐乳配泡饭打发过去,40多年舍不得乱花一分钱。

  钱对于这个家庭是如此重要,关系到一个孩子的生命,因此不难理解,30年前那雪中送炭的50元钱,为什么成了徐大伯心底深处永远忘不掉的温暖。

  30年前,上海,一个素昧平生的人,塞给徐大伯50元零散的纸币,50元是当年一般人差不多两个月的工资。

  这个素昧平生的人,叫江阿毛。

  江阿毛是谁?

  30多年前,徐大伯夫妇带着小儿子到上海求医,出发前同事把自己的朋友江阿毛的地址写给徐大伯,说万一在上海遇到难处可以找他帮忙,他是个热心人。

  没有什么万一,徐大伯夫妻带着孩子去了大上海,举目无亲,动辄都是难处。

  首先没地方住,手里的钱用做医药费还可能不够,舍不得住招待所,只能按照同事写的地址“上海市北京路新闸路57弄”找到了江阿毛家,既忐忑又不好意思地说明了来意。

  徐大伯记忆中的江阿毛比自己大几岁,当时二话不说就接纳了他们。

  “他家里只有60多平米,还有老婆孩子,我担心带着孩子住太打扰,但是阿毛老哥每次都说,不搭界不搭界,孩子看病要紧。”徐大伯说。

  病看好,要走了,阿毛把一叠钱塞到徐大伯手里,全是5块、1块、几毛的零钱。徐大伯一数,整整50元,在当时是一般人两个月的工资,对徐大伯来说,是笔“巨款”。

  徐大伯盘算着自己无论如何还不上,不肯收。

  阿毛说,不用还,只需要徐大伯以后空了来帮忙打一张棕绷床。

  “我很内疚的,这张棕绷一直没给他打。”徐大伯说,回杭州的长途汽车上,他跟老伴说,这个情,一定要记着,以后慢慢还。

  两个儿子相继离世

  如今的念想就是找到阿毛

  辛苦了一辈子,从黝黑浓发到稀疏的银发,本以为年纪大了可以稍微喘口气,可是打击再度袭来。

  2014年年底,大儿子被查出肝癌,徐大伯老伴彻夜在医院看护也没有救回儿子的命,两个月后,大儿子去世。

  没有想到原本健康的大儿子走得这么早,徐大伯夫妻把所有感情寄托在脑瘫的小儿子身上,可是2017年,小儿子也去世了。

  两个老人如今相依为命,“余生也没有什么念想,如今唯一的心愿也是多年的心愿,就是能找到阿毛老哥。”

  2017年底,徐大伯夫妇按照记忆的地址来到上海寻找恩人,当年的老房子已经拆迁,向附近的街坊打听,没有任何关于阿毛的消息。

  “怎么就找不到了呢。”徐大伯情绪不由得激动起来,声音颤抖。“阿毛老哥家住在原上海市北京路新闸路57弄,我老伴说我做梦的时候都提起过这个地方!”

  建德大同派出所民警得知后,决定帮徐大伯实现心愿。

  但是由于30多年过去了,网上世界杯投注,老房子拆迁,大伯只知道阿毛的名字和地址,没有身份证号,大同派出所的藤警官通过查询系统,仔细删选查询,一直没有进展。

  大同派出所的民警说,派出所会尽力帮助徐大伯寻找当年的恩人,也希望发动社会的力量一起帮忙找人。

  阿毛的全名叫江阿毛,当年的地址是上海市北京路新闸路57弄,阿毛还有个儿子名叫江敏,在上海市宁国南路77号第四碾米厂工作。

  如有你认识阿毛,请和快报85100000联系,也可以联系建德市公安局大同派出所张警官。

  凡注有"浙江在线"或电头为"浙江在线"的稿件,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浙江在线",并保留"浙江在线"的电头。